第三百六十五章 父女相认(1 / 2)

程轩的病情,让叶熙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了,突然间,她想去一个地方,她让李小唯给她准备了一束白色的菊花,又加了两枝百合,随后,她开车去了墓园。

此刻,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,叶熙的内心很焦燥,她需要一个能让她安静的地方等一会儿。

保镖的车,不远不近的跟过来,叶熙下了车后,朝他们示意不要跟她进墓园,保镖就直接下车,站在墓园入口等她。

夕阳拉长了叶熙的影子,她一步一步的来到了妈妈的墓前。

突然,她瞳孔一颤,猛的往前几步,就看到妈妈的墓旁石板上,有一团血迹,还没有干全,叶熙的心脏,瞬间揪紧了。

这是谁的血?

叶熙呼吸加快了,她把花放了下来后,就快速的来到了守园的保安室,在她给了两千块钱后,保安大爷这才同意让她看监控。

叶熙看到,下午一点多,程轩消瘦的身影出现在墓园的走道上。

叶熙揪住了胸口,痛苦占据了她的内心。

她立即转身快步的走出监控室,已经没有时间再跟妈妈唠叨心事了,她直接坐上了车,朝着程家的方向驶去。

在路上,她打了电话给程轩。

程轩倒是没料到叶熙竟然一天之内,会给他打这么多次电话,他有些惊讶。

“你在哪?”叶熙的语气显的焦急。

“我在我个朋友家里。”程轩回答她。

“我现在过来见见你,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吧,我想到一个治疗的办法。”叶熙其实是乱说的,她只是想检查他的病情。

程轩怔住了,随后,他不忍拂了叶熙的好意,就告诉他一个地址,让她过去,直接找他。

叶熙调了车头,直奔那个方向去了。

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区,属于高干家属楼,虽没有高楼大厦,但却是人人向往的地方,这里的园林茂密,园道干净,叶熙登记好后,就直接开车进去,找到了那个门牌号。

叶熙敲了门,开门的是程轩,程轩的脸色很苍白,好像大病了一场。

叶熙看着他,焦急的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。

“叶熙,你怎么又来见我了?”程轩看到叶熙,他心情莫名的有些好。

叶熙立即抓住了他的手,直接给他把起了脉,程轩有些惊讶,随后,他往后躲了一下,把手拿开:“你中午不是给我把过脉吗?怎么一天之内,还需要把两次?”

“把手给我。”叶熙的语气很强硬。

程轩怔了一下,立即转身朝客厅走去:“进来喝杯茶吧,今天就不看病了。”

叶熙叹了口气,程轩这是故意躲着她。

于是,她跟着他进入客厅,程轩倒了一杯茶给她,然后苦笑起来:“叶熙,我现在不知道用什么心情来面对你,你小宁被抓进去了,还让我这个当父亲的无能为力救她,要说恨你,我之前是有一点的,但现在,我好像恨不起来了。”

“是你女儿先针对我的,我只是正当反击,我错了吗?”叶熙的语气清冷。

程轩摇头:“你没有错,错的是我,是我造成了两代人的恩怨和悲剧。”

叶熙听到他承认错识,表情变的复杂了起来。

就在叶熙端起茶要喝的时候,突然,门外闯进来一群人,进来的是申雪玉,程轩的老婆。

她好像带着她的七大姑八大姨一起杀过来的,叶熙看到这群人进来,她还没有反映过来,申雪玉直接一巴掌就甩了过来:“你这个小贱人,你母亲勾引不成功,现在换你接手了是不是?”

程轩看到妻子的行为,瞬间震怒:“申雪玉,你发什么疯?为什么要打叶熙?”

“好啊,程轩,我就知道,你这几天不着家,就是为这个小贱人来了,你工作提不上去了,你就有了花花肠子了是不是?找谁不好,找她?是不是因为她像她死鬼母亲……”

“申雪玉,你够了。”程轩的脸色瞬间大变,指着她破口大骂:“别用你恶毒的心思去猜忌别人?我只是和叶熙聊点事情。”

旁边的是程轩的大姑子,这会儿,她也站出来指责:“弟弟,你别犯傻了,好好跟雪玉回去过日子,别净在外找这些小妖精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叶熙实在是听的烦了,这帮人在怀疑什么?

怀疑她跟程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私情?她真的想笑,想大声的笑话回去。

“说的就是你啊,小小年纪不知检点,他都能当你爹了。”旁边有个大妈立即斥责叶熙,一脸的鄙视。

“说的好,说的太好了。”叶熙这一下,是真的笑了,只是,笑的她眼泪都出来了,她转过头,看着程轩,声音响亮:“他就是我父亲。”

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,程轩更是一脸惊呆。

申雪玉的脸色,瞬间就变的惨白难看了。

“叶熙,你说什么?我是你父亲?”程轩不敢置信,他的声音在发抖。

叶熙忍着眼泪,沉重的看着他:“是,你才是我的亲生父亲,我妈嫁给叶章之之前就怀了我,后来,叶家的人知道我不是叶家的血脉了,他们就活活把我妈给逼死了,我这个野种,在叶家,过着不受待见的日子,他们压住了这桩丑闻,之前,我做过d

a检测,用的是老太太的血,证明我就是你的女儿。”

“叶熙,你别乱说,你不可能是他的女儿,你就是想分走程家的财产,所以你编了一个谎言。”申雪玉这会儿,瞬间清醒过来了,她立即就就定了叶熙的罪名,欺诈。

程轩在震惊过后,却突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喃喃自语:“原来如此。”

“老公,你不会真的相信她的话吧,她就是一个女骗子,看我们小宁抓进去了,她就想顶替小宁的位置。”申雪玉看到程轩释然的表情,内心又焦急又惊怒。

程轩冷眼看着申雪玉:“我相信,叶熙是我的女儿,她不是骗子。”

“什么?”申雪玉像受了巨大的打击:“程轩,你个混蛋,当年你明明说你跟她母亲是清白的,现在怎么又跑出一个女儿来认亲,你骗了我,骗了我二十多年。”

程轩瞬间露出了惭愧的表情:“对不起,我是骗了你,当年我是怕你难受,所以才说了谎,我和她的母亲,其实……我们在一起半年多了,她并没有告诉我她怀孕的事情,想来,她肯定是伤透了心。”

叶熙此刻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相信她,她只是凄然的看着程轩,一想到他活不长久,叶熙的心就莫名的痛疼。

“叶熙,你安的什么心?”申雪玉突然把所有的罪名全部加在了叶熙的身上:“你把我们的亲生女儿送入牢房,你现在又说出这种话,你不就是想拆散我们这个家吗?你比你母亲还狠毒,你的心思,真阴暗。”

叶熙冷冷的看着申雪玉,声音也是极为淡漠:“我没兴趣拆散你们的家庭,我只是想跟我父亲说几句话,这算什么罪吗?”

程轩此刻又激动又惊喜,看叶熙的眼神瞬间变的温柔起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